電商補稅傳聞下的刷單灰產:涼了……

少計銷售收入

?“大概是5月25號開始吧,陸陸續續就有企業和我說剩下的單子先不做了。”

作為一家刷單機構的業務負責人,“溪西”說出這句話時,臉上寫滿了無奈。

顯然,每年都讓他們興奮不已的“618”旺季,在今年的五月底,突然踩上了剎車踏板。而事情的起因,則是一份來自稅務部門發送的通知,其中最具殺傷力的字眼,是“少計銷售收入”這六個字。

誰在暗呼“惹不起”

六月初,多家媒體報道稱,部分電商企業收到了來自稅務部門發送的“通知”,稱通過大數據對比,發現商家申報的銷售收入,與電商平臺所統計的銷售收入差異較大,存在少計銷售收入的風險。《通知》要求商家結合實際情況進行全面自糾自查。

報道中指出,此次“自糾自查”的通知,是要求商家根據電商平臺的實際進賬額度,補繳最近三年的稅款。不過,這一說法目前尚未得到官方證實。

對此有不少開通電商業務的商家訴苦稱,自家銷售收入統計差異大,是因為在“電商節”期間刷單所導致。如果不刷單,商家很難在各平臺的排名中獲得“名次”,但是只要刷單,以后就將面臨稅務稽查風險。

?無論怎樣,在不久前結束的全網618電商活動,已經有相當一部分企業放棄了刷單操作,至于這里面有多大的“變化”,只能從一些刷單機構業務量的巨減中一窺究竟了。

據“溪西”回憶,自己最早是在五月中旬從部分合作企業那里聽到了風聲,“當時有好幾家合作公司找我打聽,問我是否聽聞稅收自查的消息。”

這些商家想了解,渠道內是否有電商企業收到了相關通知,或者主流電商平臺的相關規則是否有新的變化。“溪西”當時并未在意,只是勸說大家安心。

他沒有想到,幾天后就有合作的公司開始要求退單。五月底前的一周,這種情況每天都在增加,僅5月31日當天,要求終止合作、退訂的電商企業就有十六家。

“新聞爆出來之后才知道,是有電商企業收到了稅務部門的自查通知。”溪西坦言,從事電商刷單業務至今,一直未聽說有電商企業因刷單收到稅務部門的自查通知,這次也是開了先河。

溪西表示,每年各大電商購物節期間,相關企業為了自身的宣傳或電商平臺權重,通過刷單打造“優秀成績”已經是業內公開秘密,“對于我們(刷單機構)而言,每年的各大購物節都是旺季,是業務最忙的時候。”

隨著今年618活動期間部分電商企業的主動避險(撤單和停止合作),“溪西”所在機構的“刷單”團隊也罕見地迎來了大淡季。有合作企業告訴他,目前的自查通知只是網絡上的傳聞,稅務部門并沒有公開證實。但很多企業基本上都寧可信其有,不敢在這段時間撞“槍口”。

“有一家做鞋子的電商企業,往年618的線上實際銷售額大概就一百二三十萬元吧,但如果根據刷單的收入(刷后號稱上千萬)去自查納稅,起碼要納370萬元稅。”溪西笑稱,如果自查三年的稅,這家絕對要賠掉底褲。因此,好多企業都直呼“惹不起”。

此外,更有一些電商企業近期索性變更了電商店鋪的經營主體,并將之前經營的主體注銷掉,“這么做就是想避免后續可能出現的自查危機,好多連之前交的(刷單)定金,也都不要了。”

不過,盡管失去了電商企業的刷單合作,今年618期間,溪西的公司里依然有很多人忙得不可開交。但提到這個話題,他卻有些哭笑不得,這又是什么情況?

湊不成銷量湊個“熱鬧”

“刷單做不了,總會有其它業務找來。”

溪西告訴懂懂筆記,如今電商企業刷單,不僅僅只是為了權重和排名,有的也是為讓消費者錯以為商品非常熱銷,值得購買。

例如在電商直播當中,以往刷單的動作更容易吸引直播觀眾的跟風消費。“可現在都不敢刷了,就只能刷一刷流量,比如觀看量或是互動量,我們都開完笑說這是在刷熱鬧。”溪西表示,一些電商企業不敢刷單后,會在自己參與的直播賣貨中通過刷人氣提升銷量。

?實際上,直播刷量和刷熱鬧都很重要,尤其是當直播的商品上架時,觀眾互動的熱情度,也有概率影響商品的銷量,“刷單只是下單,但刷互動要求是評論的留言多,尤其要一些真實的評價、有見地的內容。”

因此,溪西所在機構在活動期間的刷單停滯后,團隊人員都在忙于刷互動,用以往刷單的賬號為直播商品刷評論。相比刷單,刷互動更忙也更辛苦,“雖然群控的賬號可以充當直播觀眾,但是評論、咨詢和交流內容,都要手打。”

溪西表示,在直播當中刷互動量所產生的轉化效率偏低,不像提前刷銷售量那么立桿見影,但在商家不敢刷單的大背景下,也成了他們最大的收入來源。

而且,在“托”的推動和影響下,電商直播成交的訂單也變得真實了一些,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漏稅、違規的風險。

不過,刷出來的熱鬧也在實際檢驗商家的產品實力以及主播的帶貨能力,“在618活動的前幾天里,合作刷‘熱鬧’的電商企業大概有將近三十家吧,參與的電商直播有上百場次,但事后的調研來看,這些商家好像都不太滿意。”溪西說道。

所謂刷單、刷銷量,都有長尾效應。即便電商節活動結束,“刷出來的銷量”也會展示在商品頁面中,持續吸引消費者下單。可刷評論、刷互動,就像“曇花一現”,直播結束影響力也結束了,更沒有所謂的銷量“成績單”可以展示。

目前在部分商家眼里,直播時的“水軍”只能做評論、互動,效果和技術方面都不及刷單——不僅需要了解電商平臺規則,還要有技術能力“發空包代發”規避風險,“有的合作單子是我苦苦求來的,現在很多企業根本看不起刷互動,電商節的成績統計也讓很多合作企業感到失望。”

有合作方直接告訴溪西,花錢刷互動其實是在給合作的主播、背后的經紀公司刷流量擴大影響力,而這些本該是主播以及經紀公司做的事情。“他們說之所以愿意和我們合作,只是因為今年無法刷單、刷銷量,礙著以往合作多年的面子,勉為其難才答應的。”

十幾天忙下來,溪西和團隊都累得夠嗆,但是基本上沒有賺到商家的口碑,再加上行業內對“自糾自查”產生的不安情緒,甚至讓他萌生暫停生意的想法。

難道直播里刷“熱鬧”不是一門值得長期關注的生意?

繼續觀望和見好就收

“有的(刷單機構)說要金盆洗手,我也開始心灰意冷了。”

溪西坦言,相比往年電商購物節期間的收入,今年自家的收入完全可以用慘淡來形容,只有往常的零頭。他坦言,自己更不敢奢望下半年“雙十一”、“雙十二”會有新的轉機。

溪西算了一筆賬,常規刷單的業務,根據商品價格不同每單大概報價3~5元。如果企業刷一萬單,那么機構可以賺個萬把塊錢。而如今“水軍”刷量,收費卻十分的低廉,利潤也很低。

?一萬的觀看量,行業內報價大多是幾十元左右,即便是互動和評論,每條也只有幾毛錢,“即使把整個直播間的氣氛炒熱,收費也只需要幾千元,而且刷量的產業鏈目前也十分成熟了。”

溪西透露,刷單機構“轉行”刷量刷互動,本身就是“降維打擊”,除了收費上需要和普通“水軍”看齊之外,還要與專業團隊競爭,“刷單的機構也有群控和大量賬號,可用來做‘水軍’成本上是劃不來的。”

據他透露,目前“水軍”參與直播互動,在操作上都相當“智能”,只要預先針對商品特性在群控、操作軟件中輸入相關關鍵詞,同時設計好提問和回答內容,就可以在直播當中隨機組合,生成大量的評論與互動。

這里面所有的操作都是無人值守,相比他們團隊的“人力評論”簡單很多,因此刷量收費報價也屢屢刷新行業新低。“做刷量的會越來越多,因為刷單本身是違法行為,會給企業造成一定稅收風險,但是刷量卻沒有這些顧慮。”

刷量雖然屬于弄虛作假,但違法、違規風險更低,容易操作,“正因為刷量價格太低,有的同行根本不考慮轉行做‘水軍’,索性退出刷單行業了。”

溪西和合作伙伴最近也一直在商討,是否要繼續堅持、觀望,還是見好就收。

目前來看,年底的“雙十一”、“雙十二”也會有監管之虞。溪西認為,隨著稅務部門重拳查處電商刷單、漏稅行為的消息傳出,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電商及直播刷單的行為都會有所收斂,行業需求會越來越少。

回憶近五年的從業經歷,再結合此次的查稅傳聞,他無奈表示,“放水養魚”之后,行業也終于到了嚴格規范的階段了。

在他看來,違法就是違法,“自糾自查”或許是有關部門給予違法、違規企業一個亡羊補牢的機會,只有逐漸走向規范 ,避免一錯再錯,才是那些“被查”企業自保的出路。

【結束語】

監管之下,也有業者提出,各大電商平臺“電商節”的權重、排名規則和推廣制度,是否才是電商企業、平臺商家違規刷單的“原罪”?是否也該杜絕?

顯然,平臺、企業、網紅和經紀機構都在崇尚流量為王,在有違公平、備受詬病的電商節刷單現象背后,是否存在有失公平的平臺規則和營商環境?這或許也該引起更多行業參與者的深思。

—————————————————————————————————

微信關注公眾號“懂懂筆記”每天第一時間為您奉上最新最熱的科技圈資訊~多年財經媒體經歷,業內資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眾多,信息豐富,觀點獨到。發布各大自媒體平臺,覆蓋百萬讀者。《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微信思維》、《微信力量》三本暢銷書的作者。

本文來自懂懂筆記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guxuq.icu/news/9453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8888欢乐豆免费拿领取 单和双两码是什么数字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情况 fxcm环球金汇理财平台 上证指数走势图东方财富网 福建体育彩票十一选五玩法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码 一分11选5 淘宝网出现股票推荐明码标价 上海快三大小玩法 湖南体彩赛车今日开奖 2011年热门股票推荐 安徽11选5一定牛推荐号 赛车赛车破解版 海南4+1玩法中奖缴税 今天海南4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