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研還是自嗨?技術崇拜正在把我們帶進溝里

三人成虎,當民眾情緒次次被妄想的、吹捧的技術成果或概念吊起,繼而失落,時間一長,相信技術獨立的熱情還剩多少?

前幾日,知乎上出現了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一個為了諷刺國內科技圈“有人敢吹就有人敢信”亂象而虛構的操作系統“天賜”,居然擠進了知乎熱搜。答主們一本正經的回答,反而引得一群不明所以的人奔走相告,集體狂歡,最后知乎不得不主動撤下了熱搜。

業內人士編瞎話忽悠小白,著實非常簡單,有時候忽悠甚至都多余了。很多人憑借網上流出的信息,不假思索就能腦補出馬上趕超美國的戲碼。

比如最近中興的烏龍事件。在股東大會上,徐子陽宣布,“中興通訊的7nm芯片已規模量產并在全球5G規模部署中實現商用,預計在明年發布的基于5納米的芯片將會帶來更高的性能和更低的能耗”。這句話很快被解讀為“7nm芯片已實現規模量產,5nm芯片正在技術導入”。

最后還是中興特地出面澄清,稱“并不具備芯片生產制造能力”。

三人成虎,當民眾情緒次次被妄想的、吹捧的技術成果或概念吊起,繼而失落,時間一長,相信技術獨立的熱情還剩多少?

一場媒體和輿論的共謀

自中興、華為事件過后,國人深切體會到技術受制于人的痛楚,而這和過往有些人內心堅信大國崛起的理念和感情相沖,也由此產生了一些微妙的反應:一面認為美國“持強凌弱”,是為不義,一面又極度渴望我國高精尖技術實現自研或趕超,打臉美國。

因此,科技圈一點點的風吹草動,輿論都能原地自嗨半天。

2018年8月,礦機公司嘉楠耘智對外宣稱全球首個7nm芯片進入量產階段,許多連礦機和比特幣都沒搞懂的人群情激憤,高喊著中國芯片逆襲的機會已經來臨;12月,一篇《我國成功研制出世界首臺分辨力最高紫外超分辨光刻裝備》的文章刷爆朋友圈,類似“中國光刻機終于突破了歐美限制”的呼聲再次響起;

這種論調真的有人信嗎?其實大有人在。紅芯瀏覽器被戳破謊言之前,所謂“唯一一顆屬于中國人自己的瀏覽器內核”的幌子,已經幫助紅芯完成2.5億元的C輪系列戰略融資。換句話說,它不僅忽悠了一部分不懂技術的愛國青年,還成功蒙蔽了一眾精明挑剔的投資人。

也恰恰是因為有投資人敢投,外行人想當然地認為總不至于是假的,然而真相一出,著實打臉。

媒體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尤其是在愛國成為了一門生意之后,不少媒體樂于用醒目、夸張的題目輕而易舉地調動起國人的自豪感,謀取流量和利益。

說到底,這其實是各有所需。受制于人的技術現實不再能滿足人們堅信大國崛起帶來的精神勝利,他們急需一個彎道超車的故事彌補這種“傷害”和“挫折”。所以,對于不良媒體扭曲的事實,很多人不是去選擇辨別,而是選擇相信。而媒體深諳國人的心理訴求,類似“美國慌了、怕了、后悔了”之類的套路層出不窮。

但媒體與輿論“共謀”已經影響了科技行業的正常進程。當外界不斷賦予這些公司超出實力的“聲望”,他們每次不得不出面澄清,甚至往后在沒有如期待般展示出成果時,很可能將會面對輿論的反噬。

當然最可怕的或許是,如果公司拿不出成果,反而學會了媒體夸大、曲解、愛國綁架的套路,這就不再是輿論自嗨的問題了。

科技公司完全無辜嗎?

6月20日,中興通訊發布澄清聲明表示,近期多個自媒體針對中興通訊7nm芯片規模量產,5nm芯片開始導入的信息存在誤讀,部分報導與事實不符。緊隨其后,中興發布公告稱,中興新于2020年6月22日通過證券交易所的大宗交易方式共計減持公司20,366,800 股A股,交易均價為39.44元/股。

股東在這個時候減持套現,讓此前出現的烏龍事件變得有些微妙。有些人認為中興有刻意引導的嫌疑,因為在這一跌一漲之間,股東已經從中獲取了大量的利潤。

盡管輿論動不動就高潮的習慣讓科技公司們倍感困擾,但不可否認,利用輿論獲得關注、投資或利益也成為可能。

2018年,嘉楠耘智在杭州正式發布全球首個7nm量產芯片后,各大股票交易APP頭版刊發中證投資關于《全球首個7nm芯片成功量產 我國專用芯片實現彎道超車》的相關報道,這使得相關概念股全線封板漲停。

當眾多媒體為嘉楠耘智唱著贊美歌,嘉楠耘智不會不清楚其中有多少消息被曲解了,但它沒有站出來提醒正處于興奮期的國人,提醒他們一句“一款專用芯片的突破不能與手機、電腦等主流電子產品芯片領域的全面超越進行類比”。因為這一輿論熱潮對公司當時急于奔赴港股上市大有裨益。

打著“自主研發“、“自主創新”等字眼謀求關注、提升品牌形象的公司,其實不在少數。自中興事件過后,國內互聯網公司也掀起過一陣重視技術研發的熱潮,并為此展開了一系列看似大動作的并購事宜。然而直至現在,即使是巨頭,也鮮有研發進程或成果的新消息傳出。

在盲目吹捧和信任的輿論環境下,科技騙局也漸漸變得頻繁。

2003年漢芯事件爆發后,一度令國內整個芯片制造產業蒙羞,也讓企圖靠吹牛皮、賺快錢的投機取巧之人心有余悸。然而近兩年,從紅芯瀏覽器到水氫發動機再到國產編程語言“木蘭”,構造騙局的成本似乎更低了,一篇宣示自主研發的文章似乎就足以攪弄風云。

成本低且懲罰少,這或許是偽自主騙局不斷涌現的主要原因。陳進騙取了高達上億元的科研基金,至今沒有受到任何法律上的追究;龍芯處理器架構與美國MIPS相似度達95%,十多年過去,龍芯中科從未承認造假,最近外界亦有“龍芯”蒙冤的聲音。

技術受制于人,何止是受制于外國人,還有自己人。

科技圈走向“形而上學”?

偽自主是很容易被戳穿的,就像紅芯瀏覽器、“木蘭”編程,它們不像漢芯事件整整騙了三年,這一方面這得益于網絡世界能人眾多,而另一方面在于這些所謂的原創成果是客觀存在的、可驗證的。

為什么這個理由值得拿來一說?是因為不少國人的情感已經上升到對目前尚無法證明存在的東西自信滿滿,而且還有一套邏輯自洽的理由。

比如針對某國產操作系統,支持者的理念是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你不能說它是假的,更延伸一下,你怎么能不希望它是真的呢?但反駁者則認為,“如果你主張一個東西存在,那就要拿出證據證明它存在,而不是要求別人證明它不存在”。

哲學上,形而上學是對不可證明的無形世界本質的猜測,如今,一個國產操作系統也成了不可證明的、介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間的東西,這未免有些荒誕。而聯系此前知乎上網友虛構出一個“天賜”,引得眾人圍觀、險些生起風波,這實則也是對這一現象的諷刺:如果一個技術公司也開始搞形而上的東西,普通用戶很可能難以發覺。

其實,大多數持反駁態度的人并不是不能接受技術攻堅過程緩慢,而是擔心成果未出、輿論已經制造出成功的氛圍,難免潛藏著更大的隱患。

不可置否,國人對核心技術趕超美國的熱衷,正在走向兩個極端。一方面把希望集中于個別技術實力突出的企業,堅信其會帶領國家會實現技術自主,另一方面則悲觀地認為一旦這些企業無法很快實現技術自研,那我國現有的互聯網商業將會大大受挫,永遠難以擺脫受制于人的狀態。

實際上,無論哪種都帶有些“急于求成”的病態。

從漢芯到紅芯再到“木蘭”,技術自主的鬧劇之所以能頻頻引起風波,在于國人始終對這一夢想抱有極大的期待。但如同高喊著“狼來了”的少年,如果期待被越來越多的騙局消耗,在這漫長的技術攻堅戰中,到最后還會剩下多少人相信技術自主的夢呢?

歪道道,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daotmt)。本文為原創文章,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本文為錦鯉財經平臺原創文章,作者:歪道道,文章不構成投資建議,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8888欢乐豆免费拿领取 玩股票怎么开户 浙江快乐十二手机版 赛车pk10精准就好 辽宁十一选五推荐预测号码 广东11选5前三组选 股票配资官网富豪配资 一定牛11选五山东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一定牛 看昨晚上3d开奖号 下载湖南快乐十分 甘肃十一选五任三预测 如何购买浙江11选5 北京快3开奖图138346 股票行情查询一览表 贵州11选五开奖一定牛 1980的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