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拿“學歷不重要”的謊言,騙正在“入海”的95后

被大廠拒之門外,是“學歷歧視”?還是優勝劣汰?

(圖片來源于網絡)

文 | 易不二

來源 | 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

92年的程序員已經財富自由從字節跳動退休了,但正在“入海”的95后們,還在求職、離職的循環中。

當然,92年程序員擁有的是金字塔尖的運氣,而普通年輕人無可避免地要跨出求職這一步,來匯入社會這片海洋。

去年秋招,何毅就已經遭受了“現實的毒打”,通過現場宣講會以及網申的三十幾家企業,只得到了幾家公司的面試邀請,但最終依然沒能等到一份offer。

而更“殘酷”的是,他內心向往的互聯網大廠在隔壁985高校做宣講會的時候,他和同學們過去投遞的簡歷,似乎被HR留在了現場。

作為雙非一本畢業生的何毅,聽到過太多“學歷不重要,能力才重要”的論調,將信將疑的他,在剛邁出進入社會的第一步時,就感受到了“學歷歧視”。

但工作還要繼續找。

與何毅一起的,還有2020年畢業的874萬大學生。

在這個874萬大群體里,211大學畢業生的占比約3.11%,985大學畢業生占比只有約1.66%。

但根據BOSS直聘對中國人才市場端的剖析顯示,白領就業市場上,雇主普遍要求求職者畢業于985/211雙一流高校,并且是統招本科。

那么,那些非985/211的本科畢業生,甚至三本、大專畢業的學生,在當下被疫情影響的嚴峻就業環境里,又該何去何從?

一、被大廠拒之門外,是“學歷歧視”?還是優勝劣汰?

至今,何毅不是在面試,就是在去面試的路上。

而他的求職范圍,已經不局限于外企、互聯網大廠了,甚至原本一心想留在一線城市闖蕩幾年的他,也不拒絕杭州、成都、長沙這些人氣城市的機會。

“等攢足經驗了,再試試看大企業吧。沒有經驗的時候看學歷,有經驗了,應該就好點了吧。”何毅的話,是在安慰自己,也是在給自己鼓氣。

與何毅一樣,從二本市場營銷專業畢業的張俊,已經經歷了幾個月面試筆試不停,卻沒有offer的循環。

“我是我們老家村里第一個考上大學的,大學四年也一直是專業成績最好的,但很多大廠還是一道要求985/211的門檻,把我卡在了外面。從來沒有名企的校招宣講會來我們學校,我自己投的簡歷也基本上石沉大海。”

投遞大廠無果,焦慮的張俊又不停地將求職范圍放大,但參加過7家公司的筆試、小組面等形式的面試后,依舊沒有等到一個合適的offer。而張俊反映,在某家零售企業的6人小組面上,作為推進討論與協調組員觀點擔當的他,覺得自己的個人表現與團隊協同的度把握得還不錯,但順利進入下一輪卻是同組的兩個985畢業生。

“我感覺遭受到了來自‘學歷歧視’的暴擊。”張俊不服氣,但也無可奈何。

而在“螳螂財經”采訪到的8個雙非高校畢業生中,都有和張俊同樣的感覺。其中有人表示:“我知道我肯定能找到工作,只是那些大廠、國企幾乎都偏好985/211的畢業生,這樣一刀切的做法,都不給我們留一點可能性,我們雙非畢業生有很多不一定比985/211的學生差。”

對此,上海某外企的HRBP鄭玲卻有不同的看法:“非要說是“學歷歧視”的話,我覺得這也是合理的做法。任何批次的高校都有優秀的個體,但企業招聘是需要效率的,我可能只需要10個候選人,但卻能收到1000份簡歷,我不可能去一個一個了解這1000份簡歷后面每個個體的閃光點,只能通過實打實的學歷做初步篩選。學歷在某種程度上能夠代表個人學習能力或學習態度,因此學歷篩選,是企業效率的需要,也是正常的優勝劣汰法則。

北京某互聯網企業技術部門的主管葉君,也十分認同鄭玲的看法。

葉君說了這樣一個事例:“我前段時間面試了一個二本畢業的女孩子,她大學期間獲得了很多知名獎項,作品與面試實操表現都超過了其他重點本科的候選人,她的專業能力在我這邊是通過的,但是綜合了HR的意見,我們最后還是沒有給她發offer。因為從長遠看,比起重點院校的畢業生,她雖在執行層面上沒問題,但她的眼界與思維可能無法勝任一些有高度的工作,不利于人才迭代。但對于企業來說,人才培養需要有一個正常的迭代,只有員工有發展空間,企業培養的人才不會流失。這對企業和員工來說都有好處。

工作經驗同樣都是一張白紙時,如果對所有畢業生都一視同仁,反而是對那些拼命考進985/211學生的不公平。畢竟,不同批次的高校不僅是高考分數的差異,更是在教學能力、學術氛圍、資源等方面有明顯的壁壘。”鄭玲補充道,而她本人,就畢業于上海的一所985高校。

“學歷歧視”的殘酷,不僅體現在找工作上,更體現在薪資上。

BOSS直聘的高校本科應屆生就業競爭力報告顯示,2018年本科應屆本科生平均薪酬5295元,2019年本科應屆生平均薪資為5610元,雖然較2018年同比提高7.5%,但根據中國薪酬網公布的數據,全國薪酬排名前20的大學中,基本上都為985/211院校,而且大多數來自985/211大學應屆畢業生的月薪,都能達到8000元以上。

2020年,一場疫情“黑天鵝”,導致競爭更加激烈。

在BOSS直聘發布《2020求職需求趨勢調查》中,67.8%的求職者認為今年在求職過程中“明顯感到競爭更加激烈”,24.9%認為“有一定感受,但影響不大”,僅有7.3%認為競爭壓力沒有變化。

截止到目前,“螳螂財經”的8個受訪的求職者中,有2個入職了中小企業1個回老家縣城里做了合同制老師。其他5個人,有去了小公司又離開繼續找工作的,有準備復習下半年去考研的,也有關注本地事業單位招聘的。

二、學歷決定職場起點,“學力”決定事業高度

在雙非畢業生難以找到好工作的同時,中小企業卻面臨著招人難的困境。

李圖南在廣州經營著一家3C類目的電商公司,目前公司只有30多人。他向“螳螂財經”表示:“招人太難了,每個星期有幾十個人來面試,但沒幾個愿意來的,來了的呢,做個幾天又走了。今年的應屆生里面,現在在我這里做得最長的,是幾個大專畢業生。”

其實李圖南的公司雖然小,但是雙休節假日都有,五險一金也齊全,而且在廣州來說,運營/設計崗位應屆生6000元的底薪+2000保底的績效,他覺得不算差,但仍然留不住人。

在一定程度上,也驗證了根據領英的《第一份工作趨勢洞察》:95后平均7個月就離職,而90后是19個月,80后則是3年半。

一心想去大廠的張俊向“螳螂財經”解釋了小公司不被選擇也留不住人的原因:“小公司的發展空間有限,而且,在一個身邊的人都比自己差的環境里,是很難獲得較大的進步的。”

張俊的語境,默認了小公司只能招到學歷更低的畢業生。而這,與他被大廠拒絕后的不服氣,呈現了“學歷歧視”的兩種價值觀。

張俊的“雙標”,正好應證了BOSS直聘的調研:多數應屆生求職者偏向于知名巨頭企業,只有少部分會選擇規模較小的創業公司。

或許,對于那些覺得自己很優秀的雙非畢業生來說,確實存在求職時糾結的心態,一方面不甘心不服氣被學歷這道門檻將自己隔離在大廠的門外,另一方面,卻又沒辦法接受小公司里可能同事都是出身不如自己的工作環境。

哪怕,2020年的就業環境已經可以用慘烈來形容。

BOSS直聘數據顯示,2020春招面向2020年應屆生的崗位需求較2019年同期下降44%,百人以下小微企業的應屆生需求同比收縮52%,雖然應屆生招聘需求正逐漸恢復,但招聘規模仍明顯不足。

而張雪峰在《我是演說家》中也說過:“幾乎所有的500強企業HR都告訴你學歷不重要,但是他們校招時只會去985大學。”

在這種情況下,作為HRBP的鄭玲試圖通過“螳螂財經”給那些正在“入海”的雙非畢業生一些建議:“在招聘場上,學歷很重要,所以要學會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調整求職目標,大廠在各個方面確實都比中小企業要好,但如果真的進不去,也不意味著失敗,選擇那些發展勢頭不錯的企業或許會得到更好更快的個人成長機會;在人生長河里,學歷真的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學力’,并且是終身學習的能力。”

鄭玲的話,很像網絡上的那句流行語:大學的文憑就像是一張車票,清華北大的是飛機票,985、211的是臥票,普通本科的是坐票,而專科生是站票,但不管是哪種方式,最終都會到達目的地。

“螳螂財經”非常認同這一點,身邊也有很多以‘學力’彌補學歷的案例。

比如95后大專畢業生田陸,也曾做過進入深圳某互聯網大廠的夢。

當然,看到招聘需求上寫著本科及以上學歷的要求,他知道這不可能。

成為前端工程師兩年后,田陸累積了一些優秀項目案例,一個偶然的機會,他想去的那家大廠的外包公司HR看到了他的簡歷與作品,幾輪面試之后,田陸做夢也沒想到,成為了大廠的編外人員。

而令他更加開心的是,在工作上表現突出的他,為大廠服務一年之后,得到了成為正式員工的通道,只是相比起符合學歷條件的求職者,田陸多了一輪面試考驗。

“我知道自己學歷起點比較低,所以只能通過不斷學習來彌補自己的‘卑微出身’。學歷真的很重要,但擁有一顆進步的心并且不斷努力更重要。現在我的同事們大多來自985或者是海龜,他們真的很優秀,這也鞭策著我要更加努力。”電話里,田陸向“螳螂財經”表示。

在BOSS直聘《2020企業人才需求趨勢調查問卷》中也顯示了這一點,企業對員工/候選人的學習能力需求明顯更高,在希望提升的素質型能力里,自主學習能力占比46.2%,位列第一。

這也意味著,一方面,學歷確實決定了很多人第一份工作的選擇范圍,甚至需要直面被大廠“無情”拒之門外的現實;但另一方面,“學歷歧視”的現實依然可以通過之后的學習來彌補,“曲線救國”的路徑也能通往職場“最初的夢想”。

三、沒有永恒的學歷光環,只有持久的技能實力

其實從2019年開始,根據BOSS直聘相關報告,職場的競爭與分化就已經出現,而在今后的人才市場,這種趨勢也會持續。

畢竟,龐大的畢業生人數求職會導致雇主對求職者的要求普遍提高。就如2020年870萬畢業生,對比2019年的830萬人,已經增加了40萬人。而同等學歷的競爭,會從985/211與雙非高校的競爭,細化到985與211甚至985之間的競爭。

學歷的差距,勢必會造成人才的分化,對于那些雙非學歷卻有閃光點的畢業生來說,需要認清的前提是,應屆生最激烈的競爭都集中在了大廠,而“學歷歧視”,只是企業一種高效優勝劣汰的機制。

但放眼全國,在龐大的商業社會里,大廠數得清,就如同在這個874萬大群體里,211占比約3.11%,985占比只有約1.66%。

在這個前提下,對于普通學歷的95后來說,或許可以從其他方面做選擇,為自己規劃好職場路。

第一,對個人來說,培養硬實力,更關注軟技能。

BOSS直聘研究院院長常濛曾在2019 WISE× 新職業教育創新峰會的演講上提到過,企業在人才技能偏好上,在硬實力之外的軟技能,成為了當下的新需求。

而且,“需求最大的是軟技能,不是那些可以通過培訓課程和新開設一些本科專業就能獲得的技能。企業最渴求的是人際溝通、團隊合作、自主學習、抗壓情緒管理這些素質型能力。”

這也意味著,對于求職者而言,除了不斷迭代崗位所需求的硬性技術之外,主動關注企業所需要的軟技能,也不失為提高自身綜合競爭力的一個破局點。

第二,對企業來說,“人盡其用”的小公司,也能培養“全能”選手。

畢業生們擠破頭都想進的大廠,雖然在薪資待遇、福利體系等方面有著明顯的優勢,但獲得或許就是一個螺絲釘崗位哪怕是管培生。

但在小公司,規模決定了招聘的人需要“人盡其用”,所以可能需要做很多本職工作以外的事,比如田陸,在進入大廠之前,明明是個前端工程師,卻掌握了設計師、產品經理的一些技能與思維。看似“吃虧”,但他得到的綜合能力,或許正是能讓他進入大廠的特質。

當然,在一生的職業生涯里,大廠不代表終點,但就如大專畢業的田陸,某種程度上被大廠認可是能力的證明。

而這份能力,恰好是來自他被小公司培養的“全能”。

第三,對人才市場來說,北上廣深之外的新一線城市,潛藏著不少機會。

不可否認,經濟優勢下,北上廣深在招聘崗位數量和質量,對比其他城市,有著“碾壓”優勢。

但新一線城市的吸引力,也正在凸顯。

得益于人才紅利的釋放,,2019年新一線城市吸引了37.5%的應屆生,超出一線城市15個百分點 ,這也是首選一線城市的應屆生比例首次跌破30%。

與此同時,截至2019年11月,一線城市職場人凈流出率為0.58%,較2018年同期增加0.05%個百分點。杭州、東莞、武漢、長沙、蘇州成為2019年求職者離開一線城市后的首選5大城市。

一方面,得益于新一線城市的“新經濟”崗位容量正在快速提升,這為吸引年輕人創造了最基礎的條件。2019年,新一線城市對應屆生崗位的需求占比首次超過一線城市,尤其是以杭州、成都、武漢和西安為代表的新一線城市,對應屆生的需求占總量的46%。

另一方面,對于剛入社會的95后們來說,在一線城市高房價、高競爭的環境下,新一線城市的生存環境明顯更加具有性價比。就像長沙,穩健的房價就是對“后浪”最大的“溫柔”。

其實,在當下高速發展的經濟社會里,不管怎么選城市選職業選企業,都不會決定人生最后的走向,職場生涯有幾十年,充滿了未知與多變。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沒有永恒的學歷光環,也沒有穩定的職業路徑,不管什么時候,只有持續更新技能,才會是職場永遠的“后浪”。

歡迎來到財經愛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請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此內容為【螳螂財經】原創,僅代表個人觀點,未經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部分圖片來自網絡,且未核實版權歸屬,不作為商業用途,如有侵犯,請作者與我們聯系。螳螂財經(微信ID:TanglangFin):?泛財經新媒體。?微信十萬+曝文《“維密秀”被誰殺死了?》等的創作者;?重點關注:新商業(含直播、短視頻等大文娛)、新營銷、新消費(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區塊鏈等領域。

本文來自螳螂財經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guxuq.icu/kol/9410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8888欢乐豆免费拿领取 青海11选五在哪买 全国体彩福彩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官方开奖 金健米业股票行情分析 云南快乐10分遗漏数据 云南11选5预测 好运彩平台 大盘上证指数股吧 双色球6码黄金分割点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95期 今天的上证指数 秒速快3开奖码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天牛宝股票配资可信 北京11选五稳赚技巧 3d福彩乐彩论坛 湖北30选5最近100期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