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打的平臺,流水的主播

看似風光無限的頭部主播,或許也有不可承受之“重”。

圖片來源于網絡

文|陳小江

來源 | 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

天價違約金再現直播江湖。

近日,國內直播違約第一案有了新消息——據公開資料顯示,前斗魚主播韋神被判向斗魚支付“合約期內跳槽”違約金8522萬元,數額之高刷新歷史。

與韋神和斗魚對簿公堂不同,不久前快手主播辛巴與快手之間的鬧劇則是另一種故事。

4月24日,辛巴宣布從快手無限期退網,隨后辛巴發布視頻隔空喊話快手稱自己可以調動整個國內資源,請快手擦亮眼睛。好在兩者之間劍拔弩張的關系,以辛巴退網近兩個月后重回快手直播得到緩解。

而就在辛巴回歸快手直播的同一天,在B站擁有310W+粉絲的頭部Up主“巫師財經”在微博發視頻宣布,自己將從B站退出,后續視頻也不再上傳B站。

隨后不久,B站發布公告稱,“巫師財經”系單方面違約,其賬號涉及合約爭議,相關功能已被B站暫時凍結,也就是被關進了“小黑屋”。

短時間內,斗魚、快手和B站三大平臺接連與頭部主播(Up主)發生“戰事”,絕非偶然,而是平臺與頭部創作者之間不可避免的博弈。回顧三者的故事,我們或許可以一窺活躍于各大平臺上,看似風光無限的頭部主播,或許也有不可承受之“重”。

一、從“富翁”到“負翁”,游戲主播不能承受的天價違約金

狡兔得而獵犬烹,高鳥盡而強弩藏。

——《渾南子·說林訓》

韋神的天價違約金并非孤例。事實上,天價違約金早已成為壓在很多主播身上的一座大山。2019年斗魚主播蛇哥被索賠1.45億元,被網友稱為”負二代“。

以斗魚為例,因違約被判賠上百萬、數百萬的主播也不在少數,會長、不二、華佗、海老板、秋日等都名列其中。這也是網友戲謔“斗魚靠官司掙錢”的原因。

從斗魚財報來看,從2016年到2018年一直處于虧損狀態。2019年斗魚開始盈利,從2019年Q1季度到2020年Q1季度,財報顯示,斗魚的凈利潤分別是0.35億元、0.53億元、0.72億元、1.86億元和2.97億元。

對比斗魚凈利潤金額,可知動則數百幾千萬的違約金,確實給斗魚凈利潤做了相當大的貢獻,這也難怪網上有“直播公司盈利果然還是靠法務部門”的說法。

圖片1.png

數據來源:斗魚財報

目前,類似這種天價違約金主要發生在以虎牙和斗魚為主的游戲直播平臺,這與兩者過去幾年游戲直播平臺用“天價簽約費搶主播”的競爭策略有關。客觀來說,很多主播都因此受益,一躍成為百萬富翁、千萬富翁。但這也是一把雙刃劍,一旦違約跳槽,也可能一夜之間由千萬富翁變成千萬“負”翁。

綜合來看,直播平臺與主播之間的博弈糾葛頗有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的味道。

一方面直播平臺本意是想通過簽約頭部主播引流賺錢,主播也想通過平臺撈金;另一方面,在雙方各自獲取到一定利益之后,最終又因為各方面原因對簿公堂。

主播跳出合約,看起來平臺是被過河拆橋的那一方,但實質上在天價違約金面前,最終受傷的還是勢力更小的主播。

二、生于平臺紅于平臺,但繼續待下去不能“恰飯”該怎么辦?

不是面包比愛重要,也不是愛比面包重要,但是沒有面包哪來愛?

——來自網絡

6月16日,B站Up主“巫師財經”在其公號上第二次發布針對B站的回應。與此同時,據Tech星球爆料,字節跳動預計以1000萬簽約“巫師財經”,讓整個事件始末漸漸浮出水面。

圖片2.png

按照“巫師財經”在回應中的說法,其原本想與B站進行深度合作,4月15日自己也簽字寄送了單方簽字版合同,但是B站遲遲沒反應。

隨后該Up主不想再跟B站合作了,于是在5月19日發函想要撤回簽字協議,并進行公證,B站也沒回應。

直到6月2日,B站向該Up主發送了一份有兩方簽字蓋章的合作協議,并給其轉了一筆合作款,希望其能遵守合約規定,并且不接受退款。頗有點“霸王硬上弓”的味道。

但“巫師財經”認為合約尚未完成,自己也未從合約中獲利,因此這份合約并未完成“實際簽署”,自己退出B站,前往其它平臺并不違約。

事實上,巫師財經是B站內部的原生網紅,可謂是B站財經頻道開山鼻祖,也是B站泛知識內容成功破圈的標志性人物之一。這次離開是對B站現有商業化模式和資源的不看好——越發感覺兼職做科普視頻其實非常費力不討好,用愛發電的動力也有所動搖,我開始懷疑,一個人用愛發電做科普視頻的這種模式能不能持續(巫師財經視頻原話)。

而從網傳字節跳動給出8位數簽約費可以看出,巫師財經的離開只是為了更好地“恰飯”。

只不過與B站先有一份尚未完成的協議在先,中途變卦,個中細節和緣由,自然各有道理,但本質還是商業變現和平臺挖角的老問題。目前來看,巫師財經大概率是不會再在B站更新了。不過,從其視頻中可以看出,他不是不愛B站,只是用愛發電的動力似乎還要有面包支撐。

三、從退網到回歸,辛巴最終還是離不開快手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史記》

與韋神和巫師財經不同,辛巴跟快手并沒有所謂的協議綁定。但如今看來,即使沒有硬性協議關系,辛巴似乎也離不開快手。

退網期間,辛巴自稱在整合供應鏈,更有網傳辛巴正在自建平臺——星選幫,預謀導流。隨后辛巴也承認在自建平臺,不過是供應鏈平臺,而非直播平臺,并且半年前就跟快手官方報備過。可見,平臺的底線是辛巴不敢碰的。

而據招商證券報告,快手2019年電商直播GMV為400-500億,而辛巴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2109年辛巴團隊所有人總銷售額接近150億,即辛巴團隊以一己之力貢獻了快手直播電商近3成GMV,這或許就是辛巴隔空喊話快手的底氣。

此外,據“今日網紅”統計,截至2020年5月中旬,快手六大家族中辛巴家族粉絲合計1.4億,是六大家族中粉絲量最高的。而除了辛巴外,其妻子初瑞雪、徒弟時大漂亮、貓妹妹、蛋蛋小盆友等都是帶貨能手。比如在辛巴退網期間,蛋蛋小朋友和貓妹妹分別創造了3億元和3.5億元的帶貨紀錄。

但即使強如辛巴家族,在平臺面前依然要低頭。

一個明顯的事實是,辛巴重歸快手直播間后,整個人“收斂”了不少。在鏡頭前,辛巴告訴粉絲自己以后不參與任何紛爭,只做自己,并以回歸首秀帶貨12.9億,為自己的退網風波畫上了句號。

畢竟除了辛巴818家族外,像散打哥的散打家族、方丈的丈門家族、張二嫂的嫂家軍、二驢的驢家班等都擁有不俗的帶貨實力。辛巴的退網實質上并未給快手帶來多少損失,眾多品牌直播的帶貨量依然驚人,而退網51天的辛巴,估計卻會因此損失不少。

那么辛巴到底有沒有想過離開快手?或許有或許沒有,但辛巴離得開快手嗎?答案是肯定不能的。

與抖音和淘寶等一樣,每個平臺的氛圍和用戶群體是不一樣的,辛巴那一套師徒戲碼估計也不討淘寶和抖音的歡喜。退一萬步講,即使辛巴帶著旗下眾人前往抖音或者淘寶,那么他們家族在快手積累的過億粉絲也很難跟他跨平臺遷徙。畢竟目前來看,頂部帶貨主播換平臺后繼續風生水起的好像也沒有,也很少有帶貨主播會換平臺。

四、動態共生體系下,平臺與主播博弈永不眠

如果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主播和平臺屬于共生關系,主播為平臺提供內容、帶貨、帶話題等,平臺給主播提供流量、用戶和商業變現等,兩者合作,互相獲利。

只不過共生的形式有幾種,有的共生生物需要借助共生關系來維系生命,這屬于專性共生;有的只是提高了共生生物的生存幾率,但并非必須,屬于兼性共生。而隨著平臺和主播的發展,兩者之間的關系也在發生動態變化。

以巫師財經為例,在其尚未成名之時,其跟B站屬于互為“專性共生”關系,沒有B站或許巫師財經很難走紅,而沒有巫師財經,也就不會有B站后續財經內容的破圈和繁榮,或者說會被推后。

但是,隨著B站泛知識創作者越來越多,巫師財經得到的資源實質上是在減少的,其在視頻中也有提到。這時兩者的共生關系變成了“兼性共生”,在一起更好,但也不是誰也離不開誰。比如就有其它平臺給巫師財經提供更高的簽約金,也有其它財經內容作者在B站持續更新。

此外,辛巴與快手其實也有類似的關系,辛巴一度是快手帶貨的門面,如今依然算是,但從來不是不可替代。而從韋神與斗魚、巫師財經和B站、辛巴與快手的近期“戰事”中可以看出,在這種動態共生體系下,平臺和主播之間的博弈永遠不會終止。

只不過從最終的結局來看(巫師財經與B站的博弈結局還未定),大抵是胳膊擰不過大腿,在平臺這頭大象面前,再強壯的主播依然還是一只螞蟻。

歡迎來到財經愛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請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此內容為【螳螂財經】原創,僅代表個人觀點,未經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部分圖片來自網絡,且未核實版權歸屬,不作為商業用途,如有侵犯,請作者與我們聯系。螳螂財經(微信ID:TanglangFin):?泛財經新媒體。?微信十萬+曝文《“維密秀”被誰殺死了?》等的創作者;?重點關注:新商業(含直播、短視頻等大文娛)、新營銷、新消費(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區塊鏈等領域。

本文來自螳螂財經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guxuq.icu/kol/9409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8888欢乐豆免费拿领取 上海时时乐彩控奖结果 顶尖一肖二码默认版块 什么是权重股票 四川熊猫麻将血战版 2020年七乐彩开奖结果 甘肃快3开奖视频 20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贵州快三追号 内蒙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宁夏十一选五的台子推荐一个 幸运28预测官网 浙江福彩快乐12走势图 炒股暴富不外乎三种人雪球 pc蛋蛋官网 五粮液今日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