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和短視頻內容也該“打假”了

當下直播、短視頻領域種種“故事”、“造假”,也在引發更多行業人士的擔憂

?近日,隨著車某、郜某偽裝滴滴司機與乘客的“假直播”事件水落石出,其背后的非法直播平臺以及灰產鏈條也被媒體曝光。等待這場自導自演直播鬧劇始作俑者的,將是法律的制裁。

透視這場“直播鬧劇”的背后,實際上當下直播、短視頻領域種種“故事”、“造假”,也在引發更多行業人士的擔憂。不難看出,目前泛娛樂行業的內容制作,正在從純天然走向重度加工,而從UGC、PGC、OGC再到MCN當道,太多機構和網紅策劃、輸出直播及短視頻內容的理念,究竟因何發生了改變?

內容重在“加工”

“現在不經策劃、演繹,隨手拍的內容基本沒有觀眾看了。”

在廣州某MCN機構的高管思銘看來,現在的行業狀態與六年前有了很大變化。當時直播行業剛剛興起,他辭去了工作成為了一名專職游戲主播。如今,進入MCN近三年的思銘可謂見證了泛娛樂行業的發展、興起和衰退。

他告訴懂懂筆記,相比行業興起之初,目前已難覓不經加工的短視頻和直播內容。

所謂加工,指的是網紅輸出的直播、短視頻內容,都已經經過機構的精心策劃,有劇本有故事,有擺拍有演繹。盡管行業早期UGC內容也經過了一定策劃和加工,但加工的痕跡遠不及現在。

“早期的泛娛樂內容,講究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是現在的很多內容,從源頭開始,就可以看到濃濃的策劃痕跡,直至完成上線都是生造。”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巨變,思銘感慨主要是因為觀眾對于話題內容的要求越來越高、越來越挑剔。

思銘強調,即便一場賣貨直播,里面都會做好策劃大綱,什么時候故意說錯話(向觀眾道歉),什么時候主播與助手鬧些笑話和矛盾,機構都要精心安排,策劃大綱至少也在幾十頁紙以上。

?而曾經火爆的吃播,早期網紅只要吃些有趣的東西,都能吸引大量的觀眾點贊。但是放到現在,如果不狂吃魔鬼辣椒、油炸昆蟲和“野生動物”的話,別說關注,看都沒人看。

“目前流量為王,為了流量,有時不得不在內容上絞盡腦汁。例如策劃的主題是‘奶奶生前最后一頓飯’,結果就能賺取大量的關注和感動。但實際上,網紅的奶奶仍舊健在,甚至奶奶都是請來的演員。”思銘強調,類似的策劃、演繹,在當下泛娛樂行業相當普遍。

有的時候,甚至連NG都是策劃的,只為了哭得真實,更會故意策劃一些引發觀眾厭惡的人物、事件,引起觀眾的爭吵和矛盾。而拍攝完成,在后期的制作上更是要反復甄選特寫角度、濾鏡、背景音樂,都是為了烘托感情、制造情緒。

也只有這樣“反復策劃”,才能吸引流量,激勵觀眾轉發。只要策劃到位,粉絲看到視頻后要么感動的痛哭涕零,要么氣得咬牙切齒。但實際上,片場卻因為網紅的一遍遍NG無比歡樂,“內容重加工已經成了行業規則,要求是從PGC時期的高于生活,發展到今天的無中生有。”

“觀眾或許認為,直播和短視頻里面的內容有許多意外或是無心之舉,其實哪有那么多驚喜和失誤,何況每天直播、做視頻,哪來那么多不一樣的驚喜?”思銘笑稱,相信有部分觀眾也知道,所謂的沖突、矛盾和驚喜,都是策劃、重加工的結果。

這樣努力的策劃“演出”,所謂短視頻和直播“保鮮期”又能有多久?

難敵“霉變”宿命

“只要做的人多了,精心策劃的創意也就不算創意了。”

聊及重加工創意“保鮮”的問題,思銘一臉無奈。他坦言對于網紅的“保鮮”確實是個難題,其實背后是創意容易“霉變”的痼疾。

畢竟,網紅的名氣、影響力幾乎都依托在內容上。可在競爭激烈的泛娛樂行業里,觀眾的新鮮感來得快去得快。有時,花了幾周策劃的直播“事故”,僅在幾天時間內就會被其它網紅徹底玩壞,觀眾也都失去了興趣,“這時,就考驗公司是否具備不斷策劃、持續制造話題內容的功力了。”

思銘以許多游戲主播熱衷的內容形式“不要笑挑戰”為例,其所在公司的主播,年初在制作、上線了幾期“不要笑挑戰”并獲得較好反響之后,立馬就遭遇別的網紅模仿,公司只能馬上又策劃了一場“不要死挑戰”。

“其實,不要笑挑戰,很多好笑的視頻網紅事先都看過,哪一環節忍不住笑了,也是計劃內的,懲罰的形式也是之前策劃好的。”即便如此,看客也會在短短時間內出現“觀感疲勞”,對主播失去新鮮感。

?思銘回憶,他們制作過曾經紅極一時的主播“極限跑酷”視頻,真的是主播在拼命拍攝,但也只紅了短短的幾周,之后觀眾便對此失去了興趣,“居然還有段子手調侃,現在直播、短視頻里,如果不死人都不好看。”

因此,擺在機構、網紅面前的,是要對內容重加工之后的重加工,需要大量翻車情節的堆疊。

“例如我們做吃播的網紅,會專門讓買來的冰儲海鮮化了再開始直播,假裝自己買了臭海鮮,制造出爭議話題,吸引觀眾關注。”而主播什么時候吃,什么時候吐,都是根據劇本的大綱來演繹,“網紅為了‘保鮮’,就要假裝吃不新鮮的海鮮。”

一樣東西“吃膩了”,MCN機構就得另行策劃、加碼新的內容,口味和加工的力度一樣,都是越來越重。于是乎各種動物內臟、重口辛辣調味品隨之通通搬進了鏡頭。

思銘打趣的說,如果那么多短視頻、直播里的意外和翻車真實存在,那么這些網紅真的是點兒背,命運也真值得大家同情,“實際上呢,呵呵……”

如今為了流量,機構和網紅在內容加工的道路上也開始越走越邪門,甚至有機構和網紅,已經開始不斷地在危險的“紅線”邊試探,只為博君一贊,“這些舉動更是毀人不倦!”

越“危險”越有人看

“這次的滴滴假司機直播事件真的過分了,其實除了這個事件,現在有不少主播都是游走在危險邊緣。”

思銘表示,無論是UGC、PGC還是如今整合的MCN,泛娛樂內容肯定是要經過策劃、加工,這也無可厚非。但為了流量、影響力,正有越來越多的機構、網紅藝人,開始出格、踩紅線。

當語不驚人不罷休、出其不意故事反轉,都已經難以提起觀眾興趣時,許多機構、網紅盯上了觀眾的“荷爾蒙”。

“早在泛娛樂行業興起初期,那些涉黃、擦邊球的現象曾普遍存在,但是經過一輪輪整頓之后,這樣的現象明顯減少,而沒有根絕。”如今一些在創意、策劃、加工上黔驢技窮的機構、網紅,為了流量開始返流,總要在正常的內容、直播內容中,加入一些“擦邊球”,以求刺激看客的荷爾蒙。

?“和人性本貪一樣,那些不可描述的內容、低俗話題,的確會有觀眾基礎,咱不能否定這些。”但思銘認為,部分機構、網紅或許覺得在內容中加入足夠刺激感官的情節,就能以此收割流量,“對于網紅和機構而言,流量相當于金錢。利欲熏心下,有的網紅甚至可以毫無底線。”

直播和短視頻內容經過策劃、雕琢,本無可厚非,但在競爭白熱化的泛娛樂行業里,無論是網紅還是機構都陷入了內容不進則退的困局,無休止地重加工,正在加速網紅的“霉變”速度,甚至加速災難的降臨。

【結束語】

如果短視頻、直播的內容只能靠重加工才有生命力,才能帶來出其不意的驚喜和關注,那么直播、短視頻和影視劇又有什么區別?這樣的加工如果是以觸犯法律為條件,以犧牲健康甚至生命為代價,所謂大V又能給行業帶來什么價值?以上問題,值得全行業的深思。

—————————————————————————————————

微信關注公眾號“懂懂筆記”每天第一時間為您奉上最新最熱的科技圈資訊~多年財經媒體經歷,業內資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眾多,信息豐富,觀點獨到。發布各大自媒體平臺,覆蓋百萬讀者。《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微信思維》、《微信力量》三本暢銷書的作者。

本文來自懂懂筆記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guxuq.icu/kol/9406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8888欢乐豆免费拿领取 山西11选五技巧 时时彩软件能提现吗 十一运夺金开奖 重庆时时彩报号软件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及时更新 赚钱的网站 明天大盘走势预测 东京快乐8开奖正规吗 49个数那几个是连码 点石策略通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彩经网 正规的网络赚钱方式 打麻将下载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血流成河十种胡牌牌型 白姐正版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