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新財報狂歡下的悲戚

今天搜狐唯有成功的轉型與突破,才能扶大廈之將傾,也只有這樣搜狐才有能談的未來,但我們都知道,這樣的機遇并不易得。

近日,搜狐公布了本年度的第三季度財報,對于搜狐來說,這份財報顯得尤為重要。8月份搜狐發布第二季度財報后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虧損同比擴大至5290萬美元,營收下降2%,整體業務表現也不盡如人意,搜狐交出了一份不合格的答卷。

剛過去的那個炎熱的夏天,都不能驅散搜狐的寒意,第二季度財報發布后,因其不佳的業績表現,導致其股價一日之內跌幅達到26%,市值不足4億美金,如今的搜狐再也無力承擔一次那樣的震蕩。

曾經的互聯網巨頭企業,面臨的是市值沒有公司賬面現金多的困境。如此勁爆消息中,搜狐迅速成為了輿論的焦點所在,唱衰搜狐的聲音屢見不鮮。

11月14日,在艱難走過三個月之后,搜狐公布了今年的第三季度的財報,整體業績有了較大改善,股價漲幅明顯。在瀕死的邊緣,曾站在互聯網舞臺中央的搜狐可謂是死里逃生,勉強扳回了一城。不過讓人感慨的是,當前在生死邊緣掙扎的搜狐,也曾走過一段無比輝煌的路,也正因此搜狐現狀更是讓人惋惜。

少年得志的搜狐

1994年一份電子郵件打開了中國的互聯網的大門,到今年這個行業已經走過了25年頭。這25年間,無數的互聯網企業旋起旋滅,有無數的人因此站上巔峰,也有無數的人跌落谷底。如果說,整個國內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史是一部巨著,那么搜狐與張朝陽都是不得不提的話題。

以高考狀元的身份進入清華大學,畢業后前往麻省理工學院求學,順利讀完博士,張朝陽活成了眾多人夢寐以求的模樣。這個頭頂有無數光環的“別人家孩子”,在互聯網行業方興未艾之時,選擇回到祖國,投身于互聯網行業。

1996年,年僅32歲的張朝陽獲得了第一筆風險投資,創立了愛特信。同年年底,張朝陽花了兩萬元人民幣“攢”了一臺服務器,并把這臺服務器放到了北京電信剛剛建成的主干網上,這是中國第一臺商業服務器托管,也是中國的第一個商業網站。而這個時期,之后中國互聯網史上出現的大人物,這個時期還難覓蹤影。

一年后,網易在廣州成立,1998年2月,搜狐正式上線,10個月之后,新浪也進入了大眾的視線之中,至此,三大門戶網站集結完畢,中國的互聯網進入了嶄新的時代。

搜狐成立后迅速成為了當時的門戶三巨頭之一,兩年后的2000年,在世紀之交的熱烈氛圍中,搜狐在納斯達克敲鐘,市值為4.9億美元,成為了互聯網領域里一顆極為耀眼的新星。不過那時應該也沒人會想到,發展近20年后,搜狐的市值又回到了最初的起點。

就在這一年,搜狐被美國《福布斯》雜志評為全球最佳300名上市小公司之一,張朝陽和整個搜狐站在互聯網舞臺的最中央。最初肆意生長著的互聯行業成就著年輕的張朝陽和搜狐,它們共同書寫著屬于自己的盛世篇章,而少年得志,大抵就是對他們最貼切的形容。

2002年,新生代市場監測機構最新發布的“中國市場與媒體研究”中,搜狐公司在全國30個主要城市網民中覆蓋率居第一。這一年的第三季度,搜狐就實現了盈利,對比現在虧損不止的狀況,那時的搜狐風光無限。

2004年,搜狗成立,王小川加盟搜狐。但此時,搜索的市場上百度已經成為了不容忽視的巨頭。2005年,搜狐拿下了奧運會的贊助權,成了奧運會歷史上第一個互聯網類的贊助商。

轉眼來到2008年,那個夏天搜狐的廣告與標語伴隨著奧運會出現在人民生活的每個角落里,成為那一年最奪目的存在。奧運第一周,搜狐創造了5分鐘訪問量300萬,以及1小時訪問量破億等中文網站乃至全球互聯網的多項紀錄。

搜狐新聞、搜狐視頻、搜狗輸入法、搜狗搜索,搜狐眾多的業務發展勢頭良好,整個搜狐呈現出一片生機勃勃之景,張朝陽也以各種不同的身份出現在大眾視線里。搜狐與張朝陽一樣,都走在一條坦途之上,那時的張朝陽和搜狐依然站在互聯網行業的舞臺中央,意氣風發。

市場為搜狐想象了無數中未來,但沒有人能預測到,搜狐會以極快的速度走向衰落。互聯網門戶時代的高潮已至,接下來的互聯網主場交到了BAT手中,而搜狐開始走上了一段無法剎車的下坡路。

張朝陽放飛自我,搜狐頹勢難逆

2010年左右,整個互聯網行業變局叢生,移動互聯網大潮初顯。無數的新領域、新產業在這一時期被創造,有眾多的企業因此起飛,但也有不少的企業被時代拋下。從傳統PC端到移動互聯網時代,這個行業巨大的轉型也成了許多企業的轉折點。

充滿潛力的移動互聯網浪潮中,BAT崛起、今日頭條、美團也都得以騰飛,但縱觀整個行業,曾立于行業頂峰的搜狐卻漸漸沉寂的下去,這個曾活躍在眾人視線里的企業現在蹤跡卻變得難尋。

有人說,少年得志是最大的不幸。這句話爭議頗多,但在搜狐與張朝陽這里,這句話似乎得到了印證。

過多的成績讓搜狐變的不再敏感,風光無限之時它便躺在了功勞簿上。搜狐微博在與新浪的博弈中折戟,曾經走在前列的游戲業務也被騰訊、網易趕超,搜狐視頻在BAT的戰場上變得毫無優勢可言,面對著來是洶洶的字節跳動和百度信息流產品毫無抵抗之力。至于火爆一時的社交、直播、電商業務搜狐更是無從談起。

在行業快速發展的移動互聯網時代,不能提前布局往往就意味著落后,而一步踏錯往往需要數倍的時間與物資投入才能扭轉。而對于搜狐而言,不夠清晰明確的企業戰略規劃使得搜狐錯失了整個移動互聯網時代,也錯過了電商、直播等眾多風口,這一切直接導致了搜狐如今的困局。

當我們回顧這一段歷史,重新思考搜狐得與失時,張朝陽成了最值得討論的話題。

“當時我認為自己是最聰明最牛的人,失去了謙卑感……最初創業的目標是養家糊口、成為一個成功的人,但是當你能夠養家糊口、物質都得到滿足的時候,就很容易陷入精神的漩渦。”這是張朝陽提起從前時說的一段話,如此深刻的反省足以見得他曾經的荒唐。那時的張朝陽紙迷金醉,以不同的身份頻頻出現在大眾視野之中,爬山、客串電影、接受采訪宛如明星。公司的事務成了可有可無的存在,而他沉浸在鎂光燈之下。

后來當張朝陽走出虛無的狂歡和抑郁癥,重回市場之時,瞬息萬變的互聯網市場已經走遠了,唯獨搜狐留在了原地。

懺悔與補救往往無濟于事,時代的車輪從不會為任何人止步,而搜狐就此落伍于互聯網行業。

在搜狐因第二季度財報不及市場預期,股價暴跌26%的同時,曾經的對手網易、新浪都因財報表現優異股價得以上漲。

無論是當初門戶三巨頭中的網易、新浪、亦或是阿里、騰訊、百度還有后來崛起的今日頭條、美團都在互聯網的不斷變革中取得巨大成績。曾走在搜狐后面的眾多企業,今天市值、業務都遠超搜狐。

目前搜狐市值不足5億美元且虧損不斷,各項業務也很難看到生機,在行業不斷的發展中,搜狐與其他對手的差距越來越大,21歲的搜狐似乎步入了山重水復之境。

新財報成救命稻草

在第二季度財報的巨大陰影之下,搜狐走的格外艱難。常年的虧損,始終不見起色的業務讓市場對搜狐已經失去了信心,在外界的諸多猜測、質疑聲中,搜狐迎來了第三季度財報。

這份尚可的財報,對于搜狐來說意義非凡,而業績上漲、虧損收窄也給了市場巨大的信心,因此搜狐始終不振的股價在財報發布后實現了盤中暴漲14%。

數據顯示,搜狐第三季度總營收4.82億美元,同比增長9%,高于市場預期,這一營收也好于同比下降2.26%的上一季度。同時,這一季度搜狐(不含搜狗和暢游)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凈虧損為5300萬美元,和去年同期凈虧損7700萬美元相比,虧損收窄31%;同上季度凈虧損6800萬美元相比,虧損收窄22%。歸于搜狐公司的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凈虧損為1700萬美元,去年同期凈虧損為2300萬美元,同比減虧26%。

營收有了較大改善的同時,搜狐的各項核心業務也有了明顯的好轉。

這一季度,搜狐的在線游戲收入為1.08億美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3%,較上季度同期增長6%。搜狐的天龍端游和經典版天龍手游表現良好,同時這一季度新上線的手游天龍榮耀版也很好的拉動了整個游戲業務的增長。

在互聯網行業受宏觀經濟影響,眾多相關企業廣告業務增長壓力加大的今天,搜狐這一季度的在線廣告業務(包括品牌廣告和搜索及搜索相關業務廣告收入)總收入達到了3.35億美元,同比增長7%,較上一季度增長5%。其中搜狐的品牌廣告收入為4600萬美元,較上一季度也有明顯增長。搜狐主要的搜索及搜索相關廣告業務收入達到了2.88億美元,同比增長13%,比上一季度增長4%。

營收的上漲也離不開搜狐得到控制的成本支出。這一季度,搜狐費用為2.19億美元,同比下降9%,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營業費用為2.15億美元,較上年同期下降10%。在市場推廣費用和管理費用得到有效控制和業績明顯好轉的情況下,搜狐實現了1180萬美元的凈利潤,而上一季度這個數值為負的3337萬美元,上年同期為負的10202萬美元。

搜狐的第三季度財報雖不能夠說多么的亮眼,但整體尚佳。對于沉寂多年,身處低谷的搜狐來說,這份業績有明顯好轉的財報無疑是暗夜里的一束光,讓搜狐在寒冬里看到春天到來的可能。也給了張朝陽說出,未來一兩個季度搜狐將實現盈利的信心。

重回主流媒體,搜狗發展成果顯著,此刻搜狐似乎走到了柳暗花明之處。

回歸初心,媒體業務大突破

企業發展過程中,挑戰與變局不可避免,而面對瞬息萬變的市場,不斷探索與轉型始終是良策,特別是對于身處困局之中的搜狐來說,不思變就意味著死亡。

在搜狐一片狼藉之時,重回主流媒體成為了張朝陽最重要的選擇。剛剛過去的第三季度,持續回歸媒體始終是搜狐的關鍵詞。

第三季度,搜狐舉辦了“國民校花大賽”“無人機影像大賽”“搜狐馬拉松”等眾多賽事,張朝陽頻頻站臺宣傳。這些賽事大都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對于搜狐品牌力的提升起到了十分明顯的作用。

舉辦這些活動本身就是內容產生的過程,這些有趣的活動、有意義的活動中,參與者以及專業人士探討的過程和觀點,本身就是內容的一部分,也正是搜狐回歸媒體的進一步落地。在接下來搜狐還將舉辦“財經峰會”“人工智能峰會”等一系列頗具影響力和關注的活動,以此來不斷提升搜狐的影響力和品牌知名度,為企業回歸媒體的戰略助力。

于此同時,改善新聞客戶端的體驗,打造優質內容,也是搜狐回歸主流媒體的關鍵布局。第三季度內,以搜狐新聞客戶端為代表的新聞產品持續改進推薦算法、優化社交功能,并著力提升用戶使用時長,加強對用戶UGC內容的運營力度,鼓勵用戶分享評論,改善互動,豐富客戶端的可閱讀內容,這些舉措都取得了顯著的成效。

數據顯示,第三季度搜狐新聞客戶端的用戶使用時長較第二季度有了明顯增長,同時搜狐號的創作者達到了60萬人。作為最初的門戶網站,搜狐在新聞和資訊上有一定積淀,如今更新算法,優化分發機制,為信息內容的生產與分發提供技術支撐都將進一步提升搜狐的使用體驗,為企業回歸媒體業務提供支撐。

另一方面,搜狐在視頻業務上選擇自制劇的道路,打造優質視頻內容,同時削減視頻制作費用控制制作成本。通過劇院模式建立長視頻的內容分發,通過“推薦流+關注流”建立用戶生成短視頻內容分發,兩者配合,這樣的“雙引擎”戰略將進一步提升搜狐視頻的競爭力。

無論是不斷產生大量優質原創內容并舉辦各類大型活動,亦或是優化算法分發機制,找回初心、重歸媒體業務的搜狐正在通過這些舉措給為搜狐帶來生機與活力,也在進一步鞏固了搜狐媒體及其子品牌的影響力和核心競爭力。

AI助力,搜狗撐起半邊天

搜索是搜狐的核心業務,也是營收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張朝陽曾邀請過的李彥宏建立起了國內最大的搜索引擎帝國。多年前,被要求要在搜索業務上超過百度的王小川至今仍未完成張朝陽的目標,但他卻用搜狗撐起了搜狐的一片天。

今天搜索業務收入營收占到搜狐總營收超過50%,搜狗成為拉動搜狐營收增長的重要搜索引擎。多年發展搜狗搜索和搜狗輸入法在市場上都有了一席之地,但給出以百度為目標的搜狗現在雖仍不及百度,但在搜索敗北后又走上了一條與百度相同的道路,開始專注于人工智能領域,用AI為自身賦能。

不同于百度宏大的人工智能商業版圖,搜狗在人工智能上的發展更為專注。搜狗以語言為基礎進行探索,以實用為導向單點突破、多場景打擊,從而不斷拓展搜狗人工智能的邊界。王小川說,未來搜狐將圍繞AI投入更多的資金,強化以語言為核心的AI技術的積累和探索,做AI賦能的智能硬件產品,幫助用戶在更多場景表達和獲取信息。

在人工智能上的投入,搜狗從未止步。本季搜狗研發支出為5000萬美元,占總營收的15.9%,與百度16.7%的投入比重相差無幾。大量的研發投入,使得搜狗在產品、內容、AI技術等方面均已走在行業前沿。

搜狗的搜索引擎在AI的加持下,這一季度營收同比增長了14%,搜索結果點擊率等核心運營指標提升約10%,同時搜狗搜索持續完善內容生態,使得首條直接答案的覆蓋率和準確率領先行業。

搜狗的語音中英文混合識別準確率達到65%以上,遠、近場中文識別能力提升20%以上,同時近期搜狗推出的語音助手“智能汪仔”功能強大,為用戶使用輸入法溝通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正是基于這些,本季度搜狗輸入法日活躍用戶達到4.64億,同比增長14%,日均語音請求峰值達到8.3億次,較上年同期提升67%。

這一季度財報中,搜索和輸入法兩大核心業務作為驅動搜狗發展的雙引擎,依然保持了良好增長趨勢。同時智能硬件也有了良好的發展態勢,今年3月,基于語言為核心的AI戰略,搜狗開始布局錄音筆行業,目前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數據顯示智能硬件業務收入增加帶動搜狗其他業務同比增長25%,達到2670萬美元。

第三季度,搜狗的營收達到3億美元,同比增長17%,在AI戰略的加持下,搜狗的行業地位正在不斷被夯實,營收狀況得到改善,而這對于搜狐來說也是幸事一件。

重回舞臺中央卻仍然路程遙遠?

搜狐在低谷里努力前行,尋找重回巔峰的機遇,第三季度,搜狐用一份向好的財報給了市場信心,也留住了自己的底氣。但扭轉乾坤,逆勢而上的故事并不多見,搜狐和張朝陽要面對的依然是變局叢生,競爭激烈的互聯網市場,本季度些許成績難掩搜狐背后的弊病,也無法驅散它頭頂的陰云。

低營收、低市值是搜狐面臨的最大挑戰,目前搜狐的業績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但仍然處在一個較低的水平,同時互聯網企業發展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做支撐,但這對于營收利潤都不好看的搜狐來說,是不得不面對的現實。不足5億美元的市值確實難以支撐起太大的夢想。

另一方面,互聯網市場之上巨頭林立,搜狐主要的業務市場大都被瓜分殆盡,搜狐在這些行業獨角獸面前并無優勢可言,難以突圍。

占搜狐營收大頭的搜索業務,面對的是百度這個壟斷行業多年的巨頭,同時移動互聯網的不斷發展使得搜索業務逐漸走向式微,市場上關于“搜索已死”的論斷層出不窮,整個行業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搜狐自然也不例外。

而視頻業務上,BAT站在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背后就已經奠定了視頻市場的格局,在這樣的夾縫中,想就此闖出一片新天地可謂是難上加難。同時今日頭條、百度的信息流產品,騰訊、網易的游戲都是市場中難以超越的強大對手。加之行業發展成熟,資源不斷向頭部集中,搜狐的逆襲之路必定會越來越艱難。

舊業務不容樂觀,搜狐的新業務也并沒有濺起太大的水花。6月份,搜狐推出了社交產品狐友,企圖從中打開一個全新的市場,但到目前為止狐友的發展狀況并不理想。這個代表搜狐未來的產品,在社交這個新的業務方向也很難搶占到用戶和市場。

營收依然不佳,業務雖有回暖但沒有強有力的新增長引擎,這是搜狐面臨的殘酷現實。而如此現狀之下,整個集團能否走出泥潭尚且未知,更遑論重回舞臺中心。

總結

2016年,張朝陽曾說將用三年時間回到互聯網舞臺中央,如今三年已過,搜狐仍然處在一個極度尷尬的位置。

走下神壇的搜狐和張朝陽,大概與遺憾很難脫鉤了。那個曾經高調行走在娛樂圈的張朝陽,堅持在直播間里讀英語,被稱作“外墻玻璃能反射出100個太陽光輝的搜狐大廈”如今成了搜狐最值錢的東西,但曾經的光芒似乎也再難尋覓。

發展21年,但市值卻回到了最初的起點,走過許多彎路的搜狐,正在為自己曾經的錯誤付出代價。高樓起,宴賓客,眼看搜狐不覺若現。今天搜狐唯有成功的轉型與突破,才能扶大廈之將傾,也只有這樣搜狐才有能談的未來,但我們都知道,這樣的機遇并不易得。

文,蛇眼財經記者/陳星星,公眾號ID:sheyancaijing

本文來自蛇眼財經投稿,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kguxuq.icu/kol/8181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8888欢乐豆免费拿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