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看透:交易挖礦、千所挖幣、萬所混戰

互聯網補貼,還是變相ICO、非法吸存、“龐氏騙局”?

21日晚上幣安一改其創始團隊對交易挖礦模式的否定態度,宣布交易所聯盟計劃,支持1000家交易挖礦、持幣分紅的交易所。幣安態度轉變及行動之快令市場嘩然,行業也從OKEx的百所挖礦擴展到千所挖礦。

自FCOIN攜“交易挖礦、持幣分紅”席卷而來,大小交易所紛紛效仿,OKEx、幣安推出挖幣聯盟,市場躁動不安,一時不分東西,我們從經濟學角度試圖讓大家看透交易挖礦、持幣分紅模式,讀懂千所挖幣、萬所混戰的生態格局。

凱恩斯“挖坑理論”:挖礦制造需求,陷入增長謬誤

約翰·凱恩斯在1936年所著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提出一個著名理論“挖坑理論”:雇兩百人挖坑,再雇兩百人把坑填上,這叫創造就業機會。雇兩百人挖坑時,需要發兩百個鐵鍬;當他發鐵鍬時,生產鐵鍬的企業開工了,生產鋼鐵的企業也生產了;當他發鐵鍬時還得給工人發工資,這時食品消費也都有了。等他再雇兩百人把坑填上時,還得發兩百把鐵鍬,還得發工資。

凱恩斯理論源于1929年全球經濟危機(供需失衡時期),“挖坑理論”是其主張用“看得見的手”(國家干預)替代“看不見的手”(市場調節)來解決經濟蕭條、股市低迷、失業嚴重等經濟危機問題。這個理論形象地描述了經濟增長動力不足時,政府拿出錢來,雇傭工人挖坑再填坑,這樣工人有收入,鋼鐵廠有業務,帶動食品消費增長,刺激經濟回升。凱恩斯理論在經濟復蘇期間將亞當·斯密為代表的古典政治經濟學趕下神壇,在戰后占據經濟學主流地位。

到1970年代,美國經濟陷入困境,凱恩斯理論被貨幣經濟學為代表的新自由主義壓制,但是在很多國家至今依然將凱恩斯理論奉為圭臬,當經濟陷入蕭條時則大肆使用“挖坑理論”,并運用得爐火純青。一些國家政府由于慣用貨幣發行權和征稅權,通過央行貨幣超發,大力支持“挖坑”(如重復基建),從而收獲巨額稅收。

回到數字貨幣交易所的交易挖礦模式,這一模式與“挖坑理論”如出一轍,“挖坑理論”的前提假設是經濟不景氣,有效需求不足,然后通過挖坑來人為增加供給,然后創造有效需求,刺激經濟恢復以及循環發展。FCOIN推出交易挖礦模式時,正是數字貨幣市場陷入熊市,有效交易需求下降,上萬家交易所血拼,為刺激需求增加交易用戶,解決所謂的“冷啟動”,推出交易挖礦模式。

在“挖坑理論”的實踐中,政府掌握了貨幣發行權可以創造貨幣,而交易所也同樣掌握貨幣發行權——平臺幣,平臺幣也就是這樣承擔了交易所混戰的利器。政府特別是一些西方國家政府超發貨幣還需要支付較大成本,如外匯占款、國債注資等。而交易所發行平臺幣的成本則低得多,邊際成本接近于零。

在實際運行中,工人只要挖坑就有工資收入,而交易用戶只要來回對倒交易(刷量)就有手續費全返還收入(平臺幣)和持幣分紅(交易手續費),挖坑和挖礦越多,收益越多。工人和交易用戶拿到錢還會使用,工人會買鐵鏟和食品,這樣就帶動了流動性,促進其它產業發展;交易用戶拿到平臺幣也可能購買其它幣種(也可能持幣待分紅),這樣就產生了更大的流動性。錢(法幣、平臺幣)使用越廣,貨幣的價值就越大。

產生的結果是:挖坑理論中,市場投放了更多貨幣,釋放了更多流動性,就業上升,工人收入增加,經濟短期恢復;政府獲得更多稅收。挖礦模式中,交易所釋放了更多平臺幣,交易用戶獲得更多的交易手續費及分紅,交易量天量增加,流動性極高;交易所獲得更多交易手續費(交易所留存天量手續費的20%),相當于政府征收的稅收。

判斷挖礦模式是否科學、持續,可以參考著名的挖坑理論。雖然今日挖坑理論依然備受不少政府重用,但現代經濟學家已經否定了這一理論的價值,后來一個名叫黑茲利特的學者又根據“挖坑理論”提出了一個“破窗理論”,來反駁這一理論的荒謬之處。更重要的是,經濟實踐已經證明,挖坑理論帶來通貨膨脹、資源浪費、加劇貧富分化、后期經濟陷入滯脹等,包括中國在內的不少國家深受其害。

挖坑理論的荒謬之處在哪?其違背了兩大基本經濟常識:一是貨幣中性原則;二是經濟增長動力理論。

貨幣中性是貨幣數量論一個基本命題的簡述,是指貨幣供給的增長將導致價格水平的相同比例增長,對于實際產出水平沒有產生影響。在挖坑理論的實踐表現是,政府投放更多貨幣到市場上去刺激挖坑,表面上人們的收入增加了,實際上只是增加通貨膨脹,導致物價上漲(多發貨幣)形成“貨幣幻覺”,等人們覺醒后發現除了物價上漲外收入沒有增加,經濟實際產出也沒有增加。

凱恩斯及其信徒堅持貨幣非中性,他們根據流動性偏好理論認為,貨幣增加會導致利率上漲,從而影響投資及經濟系統的其它變量。經濟系統的實際運行極其復雜,當市場增加流動性時,由于信息不對稱,一般不會立即引發物價普漲。商業銀行系統對M2流向的控制、通貨膨脹預期等復雜因素影響貨幣中性。過去十年,中國房地產最大的“貢獻”就是吸收了巨大的流動性,避免貨幣泛濫引發物價普漲。政府干預促使“挖坑理論”在中國的實踐并未產生完全的貨幣中性和非中性現象。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這一理論帶來短期增長卻難以持續,并引發更多復雜性、系統性經濟問題,如今日中國經濟系統的杠桿和信貸問題制約著中國當下經濟轉型和中美貿易及貨幣角逐。

回到“挖坑模式”中,交易所通過鼓勵交易釋放平臺幣就像國家持續增加貨幣一樣不可持續。國家超發貨幣帶來貨幣貶值,而交易所釋放巨量平臺幣也帶來平臺幣貶值。政府一般會通過提高準備金、市場操作(正回購)等手段收回流動性,而交易所只能通過資金兜底。雖然交易所利用操盤資金做市值管理,助推幣價上漲,但是持續放量帶來巨額浮籌壓力。即使交易所具備強大資金實力和操盤能力可以做好市值管理,但是當平臺幣被挖后,挖礦模式則走到盡頭。根據貨幣中性,增加平臺幣供給激勵挖礦,并未產生有效需求,帶來無效勞動和資源浪費,用戶淪為刷量機器。如果把這一模式界定為營銷手段,或許能帶來一些市場影響力和用戶資源。但是,當1000家交易所都復制這個模式時,交易用戶淪為羊毛黨,交易所除了做市值管理之外,并未帶來實際的經濟增長。如此推論,市值管理卻成為交易所的命門(下面分析平臺幣市值管理)。

第二就是經濟增長理論。根據亞當·斯密經濟增長理論,經濟增長的動力來源于分工與資源配置帶來的勞動率提高,以及勞動人口的增加。后來供給需求理論發展了這一學說,實際上,經濟增長動力來源于有效需求下的供給創造,也就是勞動創造效用。后來熊彼特加入了創新理論,認為創新特別是企業家創新精神是經濟增長的動力。

也有經濟學家將凱恩斯理論總計為凱恩斯增長理論,所說的是,當市場失靈、有效需求不足時,通過增加供給刺激有效需求帶動經濟增長,具體做法與挖坑理論類似。這一理論的實踐往往能夠“立竿見影”、“妙手回春”,這種短期的虛假繁榮容易掩蓋事實真相和基本常識——自然災害和戰爭都可以起到推動經濟發展的作用(參考破窗理論)。毫無價值的創造只會浪費資源,虛假繁榮難以持續。

互聯網補貼,還是變相ICO、非法吸存、“龐氏騙局”?

有些人把這種模式比作互聯網的補貼模式,就像美團補貼、滴滴打車補貼一樣。但是,在金融領域,這種補貼十分危險,不小心則淪為變相ICO、非法吸存、龐氏騙局。

我們先來揭破這種模式的利益分配制度:交易挖礦,很容易理解,用戶交易產生手續費然后全返,但注意返還的是等值的平臺幣(挖幣總量為發行量的51%);持幣分紅,則是按比例分享平臺80%的交易手續費,如BTC、ETH等。如此得出,交易所實際上讓渡51%的平臺幣獲得20%的BTC、ETH,由于交易手續費巨大,20%的BTC也是收入不菲。這其實是一種變相ICO,用51%的平臺幣公開募集BTC、ETH(交易手續費的20%)。

這個模式與之前暴雷被抓的錢寶網類似,錢寶網吸收一萬元,然后設計一個無聊游戲給你玩,玩得越多給你高額利息。交易所則用平臺幣吸收了一萬元用戶,然后設計一個無聊游戲給你玩,不斷地刷量,刷得越多給的利息也多(交易手續費返還、持幣分紅)。這是典型的非法吸存。當然,國外很多國家不存在非法集資、非法吸存,注重契約,但持幣分紅在國內外都容易涉及非法證券。

如果這么推算,交易所通過變相ICO獲利、交易用戶又挖礦又分紅賺錢,那在這個零和游戲中虧錢了?

交易用戶真正獲利不是手持平臺幣、比特幣,而是變現,形成實際的收益。所以,平臺幣上的收益就成了關鍵,交易用戶如此,交易所亦如此。當平臺幣挖完,交易所讓渡了手續費、上幣費,賺了20%BTC之后,后續只能依靠平臺幣獲利支撐,而平臺幣也是交易用戶套現的來源途徑。在這個零和游戲中,交易所要通過平臺幣不斷獲利來維持交易所發展,而交易用戶要通過平臺幣套現來完成交易挖礦的最后變現。二者總有輸家,任何一方虧損都意味著這種模式終結。如果二者都是贏家,那么新進來追漲平臺幣的交易用戶則成為韭菜。這種模式路越走越窄,最終走到平臺幣的獲利關口上,交易所和用戶分崩離析。

如果交易所走上平臺幣之路,則容易引發多重道德風險:

一是增發和變相增發平臺幣。現在已經有交易所增發平臺幣、拆分平臺幣。為了避免平臺幣被挖完,為這種模式提供持續的貨幣供給,交易所變相發行平臺幣也就不見怪了。今晚火幣發布升級火幣全球生態通證的公告,公告稱,火幣集團子業務線未來也將獨立發行TOKEN,并按此比例贈送給HT持有者。火幣、幣安、OKEx、FCOIN都想通過平臺幣來構建自己的生態體系,但是火幣比其他三位想得更遠,他看到了平臺幣難以為繼的問題,就布局了平臺幣的一堆兒子來支撐。說不定,兒子之后還有很多孫子,子子孫孫,平臺幣怎么都挖不完。這個邏輯好像,我買了你的母雞,但這母雞下得蛋還歸你,很多蛋孵出很多小雞又可以再賣。

二是平臺幣作為管理交易所的工具,很容易發生尋租問題。交易所投票免費上幣,表面上不用上幣費,但背后的賄選很難防范,而且就以當前的行業自律情況來看,賄選發生的概率極大,交易所及平臺幣大量持有者依然獲益。本來是正大光明受上幣費,卻變成了尋租行為。

三是交易所可能操控平臺幣的供應、價格以及分配。交易所有沒有可能根據操盤資金及操盤規劃,調控平臺幣解凍的規模和速度。很多交易所及其平臺幣都是中心化的,沒有公布“挖礦”的獲取規則及規模,也不是按照智能合約分配,應該是由中心化算法系統人工設定分配。是否可以做個假設,在平臺幣在高位時交易所人為減少挖礦解凍數量,在低位時放大挖礦解凍數量,方便低價回收籌碼再做波段。如果人為根據市場及操盤策略調控供應數量,又是否涉嫌操控市場?還有,交易所可以自己的賬戶刷量,自己挖自己的礦,提高平臺幣的控盤程度。

最糟糕的還是交易所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看著后臺用戶的底倉、價格來操盤平臺幣。這就相當于,明牌對暗牌,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是所有市場都應該禁止的行為。目前交易所押寶平臺幣或許是競爭使然,或許是平臺幣容易收割。

三是容易涉及龐氏騙局。像互聯網交叉補貼一樣,平臺幣的利潤補跌交易所有錯嗎?在互聯網和傳統行業里交叉補貼是常見的商業模式,但是在金融領域,不但受到嚴格的限制和風控管理,而且容易陷入龐氏騙局。

很多人認為,金融就是資金在時間和空間中高效配置。這種理解不準確且風險巨大,金融實際上是在時間和空間中按風控要求配置資金。金融產生效益太容易,只要向市場釋放風險就能產生效益,所以金融的本質是經營風險。混業金融的效益歷史證明是顯而易見的,但混業金融曾經帶來巨大的經濟災難。以至于,工業時代大多數國家,包括美國、歐洲、中國在內都是限制混業金融,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混業金融的資金配置(混業補貼)具有高風險性。所以,世界各主要國家,即使具有金融全牌的巨頭,其保險、基金、銀行、信托等各業資金配置都有嚴格的限制。

很多龐氏騙局就是通過高利息吸存,然后試圖將錢投到高回報行業中賺錢利潤以實現交叉補貼,而資金鏈一旦斷裂就成了龐氏騙局。我們過去看到的資金盤、消費返利、P2P都是這種玩法。如今交易所通過高息吸引交易會員,通過平臺幣獲利來補貼交易所,這種行為涉嫌龐氏騙局。在金融體系中,各業必須具備可行的、持續的盈利模式,不能完全依靠他業補貼資金;各業資金應該獨立賬戶,或第三方監管,做好風險隔離,資金混用投資是大忌。

平臺幣最終成為壓艙石,一旦平臺幣出問題,交易所模式、信譽及行情也就崩塌了。交易所作為金融交易平臺,應當視信譽為靈魂、風控為生命,如今靈魂與生命都押在平臺幣上,成了交易用戶的對手盤,而放棄和失去了作為中立機構創造信用的職能。平臺幣模糊了平臺的定位,光明正大地搞關聯交易,交易所抱著壓艙石,實際上毀掉了信譽基石。

平臺幣是反區塊鏈的,打著通證管理的旗號,用平臺幣去中心化的管理方式管理中心化的交易所。這種治理結構是進步的,但是平臺幣本身是反區塊鏈的。平臺幣中心化、可操縱以及與平臺之間發生關聯交易,都是反區塊鏈的。記住,去中心化的自治社區的背后,藏著一個反區塊鏈的平臺幣。

行業陷入“囚徒困境”,劣幣驅逐良幣

有人說,現在交易所越來越沒有底線。其實,Locke早就說過,只有更糟糕沒有最糟糕。因為行業陷入“囚徒困境”,形成劣幣驅逐良幣。或許沒有交易所真正愿意免手續費、免上幣費,但是一旦有人這么干,幣安、OKEx都會跟。在沒有監管的市場,必然陷入劣幣驅逐良幣,市場最終被自己做爛。由于受政府干預經濟的影響,區塊鏈世界的人太渴望自由、太渴望去中心化、太渴望自由競爭,以至于忘記了監管、法治的重要性。自由競爭與法治經濟一定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如果飯店沒有監管,那么飯店會成為投毒的圣地。在交易所里面,你刷量,我刷天量,我快樂星期五,我免費,你免費,我300%補貼,你操縱平臺幣,我聯合項目方操縱市場……

平臺幣是交易所的救命稻草,確實是市場的毒藥,最終會成為這個行業最大的毒瘤。交易挖礦、持幣分紅,里面藏著太多經濟學的荒謬常識;千所挖幣、萬所混戰,中間難有交易所能夠獨善其身。

?文| 區勢傳媒

本文來自 區勢傳媒,責任編輯:kakaxi,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錦鯉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聯系我們

?合作微信:youbigger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8888欢乐豆免费拿领取 时时彩大数据预测软件 四创电子股票行情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在线股票配资刘国梁简历 河南11选5开奖直播、 时时彩软件稳赚 安徽体彩11选五走势图牛 家庭理财规划方案 广东11选5直选三走势图 新上市股票几天才能买 _百家乐娱乐城 彩票湖南快乐十分logo 福州36选7走势图 研究3d跨度技巧规律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